明仕亚洲官网 > 介绍 > 穿越婚然天成

第663章 不对劲

【书名: 穿越婚然天成 第663章 不对劲 作者:席祯

穿越婚然天成最新章节 2k小说网欢迎您!本站域名:"2k小说"的完整拼音2Kxs.Com,很好记哦!www.threadlab.net 明仕亚洲官网
明仕亚洲888: 造化之门 完美世界 无量真仙 魔天记 儒道至圣 大宋的智慧 帝御山河 三界血歌 极品修真强少 大主宰 惟我神尊 莽荒纪 我欲封天 我即天意 韩娱之勋 天醒之路 武尊道 无敌药尊    禾薇回到家,发现她娘也还没睡,看她回来,急急问:“到底出什么事了?怎么一忽儿是茵茵的男人,一忽儿又扯上了阿擎……我问霓裳,那孩子不肯和我多说,只说没大碍,可没大碍怎么进进出出跑了一趟又一趟的,你也迟迟不回来,可把我急的……”

    禾薇握着她娘的手柔笑着安抚:“真没大碍,阿智姐夫被他家的政敌绑架了,贺哥前去营救,擦破了点皮,这不陪他做了个全身检查才回来的。你也知道医院里病人那么多,做个检查排个队都要费不少工夫,这才耗到这么晚……”

    禾母跟着她往厨房走,不放心地追问:“真的只是皮外伤?”

    “是!”禾薇笑着转身,把她娘推去了卧室,“哎呀妈,这都几点了,你习惯早睡早起,别熬夜了。我把冰箱里剩下的半只老鸭洗了煲上汤,明儿早上煮点面条给贺哥送去。医生让他这段时间别吃得太油腻,我看医院食堂里的菜都挺油的,还不如自己农场养的鸭子放心些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倒是,”禾母点点头,“那要不你去睡,忙了一晚上了,妈下午睡过一觉,熬过了**点那个槛,现在反而精神得很。干脆我来吧,别的还有啥要准备的?要不让你爸起早送些新鲜的菜蔬过来,煮面哪能不搁点青菜……”

    “哎呀不用啦,我自己会搞定的。爸那边你先别和他说,免得他着急。”

    娘俩个都说不困、都让对方先去睡,到最后谁也没睡,一个洗鸭子煲汤、一个泡上长白山产的菌菇后,洗干净手和面擀面。

    擀面这技术,禾薇也是问杨婶学来的。

    禾家吃面条的次数不少,平时早餐桌上的汤面、哪个家庭成员小生日时的炒面、寿面,但面条基本都是禾母从菜场里买的现成的。让禾母包饺子、做馒头没问题,可擀面这技术始终学不到位,试过一两次,几乎把面条煮成了疙瘩汤,从此不再尝试了。

    这回见闺女手脚麻利地和面、和完了醒面、醒好了擀面,禾母欣慰地笑道:“行啊,技术不错,比妈厉害多了。”

    禾薇笑笑说:“我听杨婶说,擀完之后,再醒上半小时,口感会更劲道。下锅的时候,得保持水开的状态,小把小把往下放,别一股脑儿全都搁下去,那样容易成面糊。我猜妈前几次失败,应该是这最后一步没到位,锅里的水一直都沸腾,就不容易糊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吗?”禾母听得来了兴致,“那回去我再试试。成的话,今后面条不用上街买了。”

    倒不是为了省那么几块钱,而是菜场里卖的机器面、手工面,材料着实让人不放心。

    禾薇也是这么个意思,跟她娘说:“回头我往家里再寄两袋年前新打的麦子碾的头道面,加上年前寄去的,你和爸两个人,能吃上半年了。下次等新麦碾面了再给你们寄。”

    “寄啥呀,清市那边靠谱的小麦粉又不是买不到,大老远的,别老往家里寄东西,光那快递费买菜都够吃上个把月了。再说了,你老拿农场里的东西给我们寄,阿擎家里人知道了,嘴上不说,心里没得发牢骚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啦,好几次还是爷爷提醒我的呢。说那什么快熟了,叮嘱我别忘了给你们邮点过去。”

    “阿擎爷爷是好,可贺家不止他一个啊,像阿擎那二婶子,前次去吃饭,那脸哟,拉得贼长贼长的,我看能跟马做亲戚了。好在几兄弟分开住,你和阿擎结了婚应该也不用天天回去,不然光是那脸色,就让人吃不下饭了……”

    禾薇好笑道:“妈,你形容的也太夸张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可没半点夸张,那天她看我就是那脸色,好像我们家是死皮赖脸求上门去似的,要不是看在阿擎和他爷爷的面上,我跟你爸早扭头走了……”说到贺二婶,禾母的话匣子刹不住车了。

    禾薇抽了抽嘴,生怕她娘越说越亢奋,那今晚、不、已经是凌晨了,甭想睡了,赶紧说:“妈,你肚子饿不?要不我拌碗炸酱面。杨婶新做的豆瓣酱还没开封呢,我们娘俩先尝尝鲜咋样?”

    不说还好,一说,禾母的肚子也咕噜噜唱起空城计。

    “那行,吃完你赶紧睡觉去,这儿我来收拾。”禾母配合地从冰箱拿出炸酱面的食材,切丝的切丝、焯水的焯水。

    当禾薇煮的面条起锅时,禾母这边的准备工作也就绪了。

    面条分两份装到碗里,先后撒上切得极细的胡萝卜丝、黄瓜丝,去筋焯水又横切的荷兰豆角以及用空间鸡蛋煎的鸡蛋丝,最后浇上杨婶拿手的秘制豆瓣酱,一碗香喷喷的手擀炸酱面上桌啦。

    再配以一人一碗已经焖出香味的老鸭汤。鸭肉还欠点火候,但汤汁能喝了。

    热腾腾的宵夜下肚,整个人感觉活泛不少。

    禾薇揉了揉饱腹的肚子,将余下的面条分装到保鲜袋里,轻轻平放进冰箱冷冻格。这样保存下锅煮前不需要解冻,口感也比晾干的好很多。

    做完这些,她就被她娘赶去卧室睡觉了。

    禾薇高度紧张的精神绷了大半天,到这会儿也确实累坏了。热汤配面吃完,睡意上头,也就没和她娘抢着做家务,草草洗漱了一番,就钻进自己的被窝睡了。

    早上五点一刻的闹钟一响,她立马按掉,生怕吵醒她娘。眯着惺忪的睡眼,从床上爬起,拿上衣服和出门要带的物品,轻手轻脚地带上了卧室的门。

    洗漱完毕来到厨房,见电磁炉上焖炖着的老鸭汤已经很熟了,关火开始煮面。

    清水里煮开的面捞起来后,装在保温饭盒里;撇干净浮油的菌菇老鸭汤搁点盐盛到保温桶里;光是主食和汤水有点单一,禾薇洗了颗西兰花,剪成合适的大小,下开水焯熟;捞起西兰花,放了把洗干净的豌豆荚下去,煮熟后剥掉豆荚壳,和西兰花一起装进保温盒;最后敲了两颗空间鸡蛋,蒸了碗玉晶般的蛋羹。

    想到陪夜的小李同志,在蒸鸡蛋羹的时候,禾薇又蒸了一笼小笼和水晶虾饺。

    一切准备妥当,她给自己裹了个蔬菜三明治,边吃边往环保袋里挑了些新鲜的水果,然后一手饭菜、一手水果,准备往医院赶。

    禾母也醒了,披着衣服走出来叮咛:“路上小心点,中午饭我会给你们送去,你安心在医院陪阿擎,有什么忌口的问过医生后给我电话。困的话,等阿擎挂完针靠床边打个盹,才睡这么几个小时,别硬撑……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!”

    禾薇本不想劳烦霓裳的,东方国际到军医院这段路,她也能开上一开了,谁料电下到地下车库这一层,霓裳已经抛着钥匙在电梯门口等了。

    “就知道你这个点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霓裳姐其实我自己去就行了。”禾薇歉意地说,“魏哥难得来市区,你多陪陪他嘛。”

    “说什么傻话!”霓裳伸手点了点她的额,接过她手里的东西,放到后备厢能固定的整理箱里,“老魏哪个礼拜不跑市区?还用得着我陪他?”

    主要是,神秘人还没找到,昨天又发生了那种事,放禾薇一个人出门,她还真不放心。

    从东方国际到军医院,在清早畅通无阻的车况下,开车用不了几分钟,到医院住院部楼下才刚过六点半。

    霓裳送她到住院大院门口,“水果袋你放着,我停好车会提上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!我先上去了!麻烦霓裳姐。”禾薇提起沉甸甸的保温桶,乘电梯上到贺擎东所在的十楼。

    小李站在病房门口,看到禾薇来了,神色略有放松:“昨晚自你走后,少将一直没睡着,问他哪里不舒服他也不说,问护士一问三不知,值班医生相当白问,主治医生得七点半后才来上班,你来了那就太好了……”

    禾薇一听贺少将一宿没睡,心下着急,把保温桶交给小李,“小李哥,麻烦你帮我盛碗鸭汤出来,余下的汤你和霓裳姐分分,盒子里的包子、饺子是给你们的。我先进去看看他。”禾薇边说边推门走进去。

    病房里,贺擎东双手枕在脑后,盯着头顶上方的天花板,眼睛一眨不眨。

    直到禾薇快要走到床头,才收回视线,勾起一抹浅笑,朝她招招手:“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?昨晚才睡几个小时?不累吗?”

    “怕你吃不惯食堂的早饭,煮了面条带过来。”禾薇见他的气色确实不如昨晚她走之前,伸手探了探他的额头,“小李哥说你一直没睡着?是不是不舒服?”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贺大少深看了她一眼,面不改色地说道,“换了个环境,一时间睡不着。等困了自然就睡着了,别担心。”

    听是这么回事,禾薇放心不少。

    换个环境睡不着觉这种情况她也有,只要不是伤痛引起的就好。

    “肚子饿坏了吧?我先给你洗把脸,然后吃早饭。”

    小李已经把她要的汤盛出来了,禾薇把干捞的面条还有焯熟的西兰花、豌豆粒放进去,热气腾腾的鸭汤香瞬间弥漫整个病房,继而飘到走廊。

    护士台那边,刚换班的小护士深深吸了口气,接着嗅嗅鼻子,垂涎地问:“谁家在喝鸭汤啊,太香了!勾得我馋虫都出来了,亏我还是吃了早饭来的……”

    不止护士,路过的病人家属也都不自禁地多吸几口,太香了。不知道哪个家伙那么幸福,大清早就享受到了此等美餐。

    幸福的某人,靠在床头,一口接一口地吃着媳妇儿喂到嘴里的老鸭汤面,“别光顾着喂我,你自己也吃。”

    “我吃过了。”禾薇边喂他边说,“来之前就吃了。中午我妈给我们送菜过来,你有什么特别想吃的?”

    贺擎东看着温柔体贴、事事为他着想的宝贝媳妇,心头一阵发沉。倘若小擎东真的再也站不起来了,他和她,还能继续这么幸福下去吗?

    心里一沉,嘴巴也没味起来。

    禾薇见他不怎么想吃了,搁下汤面碗,拿出蒸蛋,舀了一勺,哄孩子似地喂到他嘴边:“来,吃点蛋羹清清口。”

    “你吃吧。”贺擎东看了她一眼,浅笑着接过她手里的勺子,反喂到她嘴里,见她愣愣的,倾身吻上她的嘴,“老婆……”长长的叹息,如数咽回喉咙。

    接下来几天,禾薇总觉得贺少将哪里怪怪的。

    要说对她冷淡吧,并没有,相反,趁病房里没人的时候,还会拉着她来一记缠绵悱恻的长吻,好几次都让她产生了某方面的欲求,说出来挺羞人,但事实确实是这样。

    搁以往,这种情况,男人指定哄着她用手给他解决,完了还会赖在她身上不肯起来,这几次却没有。

    更奇怪的是,每次吻完、摸完,他的表情就特别严肃。禾薇总担心是不是哪里压到他了,忙要找医生来给他检查,却被他拉着说没事。

    “真没事?”

    “真没事!”

    这样的对话已经发生过不下三次了。

    禾薇心里疑惑的雪球越滚越大。

    就连每天下午来医院看望大孙子的贺老爷子,也看出了小俩口之间的不对劲。

    这天趁禾薇去护士站查看验血报告,老爷子让小李守住门口,拉了把凳子坐在床头边问大孙子:“你和薇薇吵架了?”

    “没啊。”贺擎东垂着眼皮,精神恹恹地回了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。”老爷子肯定地道,“你俩平时黏糊在一块儿的时候是什么样的,我还能不清楚?再瞅瞅这些天,经常性看到你发呆、薇薇也跟着发呆,别跟我说这是小俩口打情骂俏的新招式,谁信哪!说吧!到底咋回事儿?”

    贺擎东沉默了好久。

    老爷子正要催,门外传来小李和人打招呼的声音,得知是医生查房来了。得!和大孙子的对话进行不下去了,没好气地瞪了大孙子一眼。

    贺擎东回了个安心的笑容给他:“等我把情况捋顺了,再一五一十告诉您,这总行了吧?”

    不行又能咋样?老爷子只有干瞪眼、吹胡子的份。(未完待续。) 明仕亚洲888

上一章 推荐 目 录 书签 下一章
穿越婚然天成相邻的书: